中韩短道速滑20年恩怨史

2022年7月12日 by 没有评论

北京冬奥赛场,中韩之间传统的短道速滑大战继续上演。跟四年前韩国人在平昌主场占尽优势不同,这次,他们懵了。

2月7日晚的男子1000米项目,中国队任子威、李文龙包揽金银牌,而韩国名将黄大宪、李俊瑞先后在半决赛中被判罚犯规出局,朴章爀则因伤退出半决赛。随后,韩国队集体退出了B组决赛,并在退场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韩国媒体报道:韩国队认为一些判罚是荒谬的,他们的金牌被偷走了,他们向裁判组提起了上诉。而中文社交平台上,黄大宪成为热搜词,一片奚落。

显然,口水战已经开打了。北京冬奥短道速滑比赛还没结束,后面大概率还有故事发生。只要有双方队员一起比赛,冰刀间基本上都会火花四溅,火药味十足。

跟中韩足球完全一边倒不同,在短道江湖,中国队与韩国队20多年的仇怨有来有往,几个本子都记不下来。

1998年长野冬奥会男子短道速滑1000米赛场上,中国队员李佳军一路披荆斩棘杀入决赛,向着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队的第一枚冬奥金牌发起冲击。

决赛开始后,李佳军大部分时间保持领先,把韩国选手金东圣压在身后。最后冲刺阶段,李佳军仍然占优,率先滑过最后一个弯道。正当在场所有中国人甚至包括李佳军自己在内都开始振臂庆祝时,金东圣从身后弓步冲刺,以0.053秒的微弱优势从中国队口中衔走了金牌。

那时处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中国短道速滑的前景一片大好。1996年李佳军在世锦赛夺冠,1997年杨扬横空出世,夺得世锦赛全能冠军,中国队与当时世界强队韩国队的差距正在逐渐消融。证明中国短道速滑队已经成功跻身国际一流队伍的舞台,正是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

当年长野冬奥会女子短道速滑1000米决赛,比赛进行到倒数第二圈,中国队的杨阳和韩国队的全利卿各自在队友的掩护下,先后冲到队前。出弯道后,杨阳习惯性内切,与在内道的全利卿挤在一起。冲线瞬间,全利卿右脚腾空伸出,以冰刀刀尖率先压线,杨阳第二名滑过终点,赛后却被裁判判定横切犯规,取消比赛成绩。

那一年的长野冬奥会,中国队最终战绩为五银一铜,原本志在必得的金牌都在最后关头被韩国“截胡”,抱憾而归中国实现冬奥会首金的夙愿,被按下了4年的暂停键。

虽然中国短道速滑队在长野冬奥会上没有获得金牌,但其渐渐崛起的态势在赛场上得到了充分展现,证明了中国队不再是对韩国队苦苦追赶的无名小卒。

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中国队卷土重来,凭借杨扬获得的500米和1000米两金实现历史性突破,以2金2银4铜的成绩,力压收获2金2银的韩国队。

这是中国短道速滑扬眉吐气的开始,也是韩国队开始重新审视中国队对其威胁的开始。中韩两国短道速滑的恩怨纷争,以1998年长野冬奥会为开端,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为标志,在4年后的都灵冬奥会上进入高潮。

2006年都灵冬奥会女子短道速滑1000米决赛,四个参赛名额被中韩队员两两瓜分,中国队杨扬、王濛对阵韩国队崔恩景、陈善有。

比赛前半部分,杨扬和王濛持续占据前两位,最后两圈,韩国队两名选手开始发力,杨扬在外道卡住崔恩景的超越路线,却被后者推搡。最后一个弯道,陈善有抓准时机从内道超越王濛,拿走了金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届冬奥会的女子1500米决赛,中国只有王濛一人入围,独自迎战韩国三名选手。比赛进行至中段,韩国队的崔恩景暂时领先,王濛位居第二。倒数第二圈,王濛被韩国队员卞千思持续挡在身前阻挡冲刺,虽然赛后卞千思被判阻挡犯规取消成绩,但另外两名韩国选手得以夺取金牌银牌,王濛仅仅得到第三名。

韩国以犯规为战术,在各大国际赛事中已成为家常便饭,当然,屡见不鲜并不意味着屡试不爽。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女子短道速滑3000米接力决赛,当中国队交接到孙琳琳一棒时,韩国队员摆肘将孙琳琳推出内道,最后率先冲线。中国队主教练李琰赛后立即申请上诉,裁判判韩国队犯规,取消成绩,中国队获得金牌。对于这一判决,韩国队主教练崔光福在场外激烈抗议,但怎么嚷也没有用,中国女子短道速滑队在本届冬奥会上打破了韩国队对3000米接力长达16年的统治。

时间来到2018年,韩国队在平昌冬奥会主场作战。2月13日男子1000米预赛,中国队的任子威和韩天宇均被现场裁判判罚犯规,韩国选手徐一拉因此晋升小组第二进入决赛;

2月17日,男子1000米四分之一决赛,中国队的武大靖被判犯规,中国队选手无一人晋级半决赛;

2月20日,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韩国队的金雅朗在交接棒时摔倒同时绊倒加拿大选手,崔珉祯在冲刺时横切范可新。最终,中国队第二个撞线。赛后裁判通过回放判决中国队、加拿大队犯规,韩国队获得金牌。这一判决争议在赛后持续发酵。

接二连三的犯规出局,让中国短道速滑队疲惫不已。到了2月22日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中国短道速滑队迎来背水一战。比赛开始后,武大靖一骑绝尘,以绝对优势力压韩国选手黄大宪夺得冠军。这是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唯一一枚金牌。

如果说在冬奥会中,中韩两队的纷争还仅仅只限于赛场内,那么在其他国际赛事里,两队的恩怨就一直蔓延到了场外。

2007年长春亚冬会,韩国队作为上一年都灵冬奥会的六金得主,在压轴举行的接力比赛中多次进行身体接触,却仍然不敌中国,取得亚军。中韩两队在本届亚冬会的金牌总数,也因为这场接力的胜负而决出高下。颁奖礼上,五名韩国选手笑对镜头,高高举起手上的A4纸,上面公然写着“长白山是我们的领土”,用一种令人震惊又可笑的方式发泄了心中的不满与不甘。

面对中国短道速滑越来越强势的压力,韩国队采取的对策愈发偏激,多次在赛场上与中国运动员发生直接正面冲撞,与此相比,先前的推搡与“报复”只算得上小打小闹。

2008-2009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日本站女子1500米决赛,周洋独自对阵三名韩国选手,从起跑开始就始终位于首位。然而韩国选手郑恩珠强行在内道超越,将周洋推出赛道,顶着自己被判犯规的代价帮助队友夺得了金牌。被远远甩出的周洋在高速滑行中摔倒,出现了脑震荡的症状,并造成了后脊椎错位。

同样触目惊心的场景,也出现在2010-2011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中,韩国选手金炳俊强行超越中国选手韩佳良,两人双双甩出赛道。金炳俊撞到防护栏后未及时收起冰刀,导致韩佳良腹部被严重割伤。血染赛场的韩佳良被担架抬出场外,送至医院抢救。

2012-2013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德国站,中国选手李坚柔在1500米决赛对阵三名韩国选手,比赛过程中,韩国崔姬玄和李坚柔发生身体冲撞,赛后崔姬玄被判犯规,李坚柔获得冠军。崔姬玄因为没拿到金牌,居然在场外击打李坚柔腹部泄愤。

近至2018年世界杯阿拉木图站的女子1500米半决赛,中国选手李璇在超越韩国选手崔智炫时被拉扯,导致在高速滑行中失去控制,与另一名日本选手一起摔出赛道。赛后经过录像裁定,崔智炫犯规,李璇进入决赛,最终获得第六名。

这么多年来,韩国选手与中国选手在赛场上的碰撞可谓数不胜数,互相的不爽、剑拔弩张肉眼可见。中国短道速滑队员对韩国选手一直比较鄙夷,像王濛等一遇到韩国对手就特别来劲,觉得对方小动作多而且实在“太黑了”。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在平昌冬奥会结束3年后,拿下当届冬奥会男子短道速滑1500米金牌的韩国选手林孝俊宣布入籍中国。此前,林孝俊因不满队友黄大宪性骚扰女选手,于是在训练时扒下黄大宪裤子,被后者起诉。此事在韩国国内掀起轩然大波。

其实,林孝俊并非第一个选择转入中国籍的韩国短道速滑运动员。早在2020年8月,韩国曾经的短道神话、在都灵冬奥会一举拿下三枚金牌的名将安贤洙宣布执教中国短道速滑队。今年2月3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夕,有韩国媒体曾酸酸地发文称,“这是要故意接受中国队来报复韩国吗?”

在来到中国前,安贤洙就曾因对国内选拔赛制不满以及受伤后的治疗问题,与韩国冰上协会的嫌隙日渐加深。2011年,安贤洙入籍俄罗斯,并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斩获三金一铜,成为短道速滑界获得冬奥金牌最多的运动员。

2019年安贤洙退役后,曾有过回到韩国执教的愿景,但韩国国内至今仍对他当年“叛国”行为不能忘怀。无奈之下,四处漂泊的安贤洙带着满身的荣耀与伤疤,落地中国。韩国名将入籍中国只会让中、韩短道速滑队更加势成水火,中韩之战时安贤洙穿着中国队队服站在场边指挥时的心理活动,在韩国人看来那就是一部大片。

中韩两队的恩怨情仇已持续20多年时间,而且必定还将继续,毕竟,这届冬奥会短道第一个比赛日混合接力决赛韩国队员摔倒时,王濛在解说席上都忍不住笑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