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发光气球光临郑州 有商贩两晚挣5000余元

2022年7月11日 by 没有评论

每逢节假日或者周末,总能在公园、旅游景点或者商场门前,见到售卖各种气球的商贩,没办法,谁叫气球是宝宝和少女心爆棚的人之所爱呢。

最近,郑州街头突然出现了很多会发光的气球,且抢占了其他气球的市场,成了“独占鳌头、独领风骚”的产品。然而,在众人纷纷购买时,河南商报记者要泼盆冷水了——这东西有危险性。

先是11月6日,女明星马思纯发布了一条在成都的街拍微博,照片中,马思纯秀了一个拿夜光气球的侧脸,引得不少粉丝点赞,这个会发光的气球也在同一时间圈粉无数。

随后几天,这种会发光的气球成功登上杭州、南京、武汉、重庆等城市的街头,风靡一时,更是被不少人称为网红气球,而它也让不少商贩赚的盆满钵满。

据《都市快报》报道,其记者在某商场走访时,遇到了5位各自在售卖网红气球的摊主。一位来自江西的邓姓摊主表示,其原来是一名建筑工人,一天能挣个三四百元,最近寻得售卖网红气球的商机才改了行。

这位邓姓摊主自称,他的一个气球能卖25元,最开始两天卖的人少时,他一晚上至少能卖200多个气球,收入5000多元,加上他的气球是从义乌以每个4元左右的价格批发来的,而一桶1000元的氦气就能充200多个气球,换算下来,一个气球的成本价在10元左右,所以他两晚上的纯利润就是5000多元。

不过邓师傅表示,每个摊主的成本并不相同,网红气球成本的大头在氦气上,同样的氦气不同地方购买的价格也不同。

11月13日晚上,在郑州市健康路、人民路附近,河南商报记者见到了几位在售卖网红气球的商贩。

“前两天卖气球的人多,买气球的人也多,刚好赶上双11和周末,生意还不错。”商贩姓张,30多岁,来郑州打工多年,属于典型的郑漂,白天是名快递员,这份售卖气球的工作则是他的临时兼职。

“看这气球怪好看,就从网上批发了点儿,卖这的大多数都是在网上进货。”对于挣了多少钱,张先生有些支支吾吾不愿多谈,“千把块钱,能挣个生活费吧。”

“这两天有新闻说这气球有危险啊,你知道不?”听见河南商报记者的询问,张先生有些吃惊,“不知道啊,这装的都是LED灯,也不会漏电啥的。”“哦,你说的是气吧,我这是拿气筒打的,前几天有人用的是氦气,那气球能飞起来,我这不中。”他补充道。

随后,河南商报记者在某网购平台,以发光气球为关键词搜索发现,仅售卖该类气球的店铺就有几十家,销售价格基本在100个气球卖30—60元间。有趣的是,不少店铺还打了广告:“广场热卖”、“地推街卖”、“夜市热卖”等。

河南商报记者打开一家皇冠金牌卖家的店铺,发现其以累计售卖发光气球3524笔,累计评论22642条。“这气球能用多久?”对记者的询问,卖家答,“一般能保存三四天,但里边装的电池能用十多天。”

同样,输入氦气二字后,网页上也会出现上百条售卖信息,且几乎无一例外,全部标榜为充气球的氦气。氦气的价格有较大差距,标注有保险公司承保的氦气,其最小容量的氦气单价就在100元以上,而那些没有保险公司承保的氦气,最低也要卖50多元。

今年3月24日,新华网曾发布消息称,欧盟委员会非食品类快速预警系统对带LED灯的气球玩具发出消费者警告,认为该产品存在化学、窒息和受伤风险,因为气球容易爆裂,释放出包括纽扣电池、LED灯、锋利钉子在内的小部件,且可能会被小孩吞咽,并对包括食道和胃部在内的器官造成伤害或窒息。

就目前郑州出现的这款所谓网红气球来看,其就是一个透明气球外缠上一圈LED灯带,灯带末尾还连着一个小小的塑料电池盒,人们可以随时控制灯带的开关,当然,还有张先生售卖的那种要用撑杆支撑的发光气球。

而上述这两款气球,虽然没有将LED灯与电池放置于气球内部,且用的也是惰性气体氦气或空气,较为安全,但是,郑州中原一中实验学校化学教师马朕表示,氦气相对于氢气来说还是非常稳定的,但体积较大的氦气球,在密闭的空间内气体还是会发生压力改变,从而产生的冲击波还是有危害性的,一旦压力急剧改变,发生爆炸后引燃气球,熔化滴下的液体粘在人的皮肤上,还会造成皮肤烫伤。

因此,他建议,孩子在玩耍氦气球时,家长要格外注意,不要让气球接触到打火机、烟头、暖炉、燃气灶等物品,此外,家长也不要在宝宝玩气球时抽烟。“低龄儿童尽量避免玩耍装有氦气的气球。”他提醒道。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