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垒主帅:为垒球甘愿打光棍 成功源自童年经历

2022年8月30日 by 没有评论

经过10天鏖战,第11届女垒世锦赛于昨晚落下帷幕,中国女垒最终在家门口获得了第四名。尽管还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可以说主教练美国人迈克尔·巴斯蒂安是顺利通过了上任以来的首次“大考”。记者有幸约到这位人缘极好的美国佬共进晚餐,对他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专访。

走路气喘吁吁其实我一点都不胖

大大的肚皮是迈克尔最明显的体型特征,众多采访迈克尔的记者都对他的大肚皮颇感兴趣。美国教练本来身板就魁梧,再加这个便便大腹,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犹如一只大钟摆。

刚开始聊天时还不敢涉及他的体重,随着气氛逐渐轻松,记者开起了他的玩笑:“迈克尔,你的肚子看起来……”“很大?是的,的确是很大。”老迈(女垒队员对迈克尔的昵称)边说边自嘲似地摸摸自己的大肚腩。

“为什么不减肥?”记者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我很胖吗?”老迈的回答让人哭笑不得。在我们来餐厅之前,国家队后勤组特地为他和助理教练芒蒂准备了一顿丰盛的西餐,老迈虽然答应了记者的饭局,在美食面前却是盛情难却,事先大吃了一顿。如此一来,原以为到了餐厅老迈顶多喝点饮料,谁知道美国佬一坐下就点了一份奶油蛋糕,还特别要求加两个香草味的冰淇淋———全是高热量的食物。而就在我们来餐厅的路上,老迈每隔上十米的距离就会气喘吁吁地问一句“还有多远”。看他走得实在难受,我们不得不拦了辆出租车。在回程的路上,“无耻”的老迈竟然要求出租车将他送到驻地门口,可门卫死活不让出租车进去,老迈这才很不情愿地下车,那副嘟嘟囔囔的样子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老迈不是没想过减肥,但坏就坏在他那张嘴上,老迈的大肚腩正是拜那张馋嘴所赐。“我现在很喜欢吃中国食物,因为中国食物好吃而且健康。”老迈说,可中国食物再健康也经不起老迈这样胡吃海塞,来中国一年多,老迈的体重有增无减,“所有的中国菜我都爱吃,没有什么特别爱吃的。对我来说,所有中国食物都是美味。”

放弃三个女人惟一的爱人是垒球

已经43岁的老迈至今单身,而且从没有结过婚,这多少有点奇怪。迈克尔事业有成,长相威猛,怎么会到这种年纪仍然“待字闺中”?老迈在这个问题上显得相当严肃,“我有爱人,那就是垒球,我一辈子都离不开她。”

老迈对垒球的痴迷记者先前已经领教过一回。在来餐厅的路上,迈克尔一直同助手芒蒂谈论着球员的事,他甚至问记者:“如果队员出现纪律问题,应该我直接去找她还是让中方教练去找她?”老迈表示,自己工作之余惟一的爱好就是看电影,“看电影能很好地放松我的神经,也是我惟一放松自己精神的方法,每次看电影都能提高我的工作情绪。”即使连爱好也同工作联系在一起,这或许能从侧面反映出老迈对待垒球的态度吧。

迈克尔一直没成家有自己的理由,和对待垒球的态度一样,老迈对待感情也希望能百分之百投入,可坐上国家队教练的位置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我80%的精力都放到了垒球上,即使娶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无法全心全意对待她。所以我一直没有结婚,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放掉垒球,这是我的生命。”在老迈看来,不能专心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是一种欺骗,而自己感情的天平又永远倾向于垒球,这是一个不可能解决的矛盾。结果,老迈就孤单地走过了这么多年。

“我在美国的萨克拉门托曾经先后有过三个女人,她们都很爱我,我也很喜欢她们,但总会有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她们都曾经问过我同样的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就不能离开垒球,难道你跟那个小玩艺过一辈子吗?’每次我都选择沉默,也许有点无法理解,但我的确离不开垒球。”难道老迈就真准备打一辈子光棍?“我也不知道,等到哪天我老得走不动、干不了垒球这行时再说吧。”

六岁没了爸爸

成功源自童年经历

老迈是个典型的美国人,热情,大方,幽默,因为喜欢开玩笑,老迈在国家队中颇受欢迎,女垒的姑娘们私下里都喊迈克尔为“老迈”,老迈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据我所知,中国人在你的姓之前加一个‘老’字就表明他们把你当成好朋友。”如此随和的为人处世,加上对工作永远充满激情,老迈给人以乐观的形象。

跟老迈聊到家庭时,他很平静地告诉记者,自己成长于萨克拉门托一个普通家庭,还有一个姐姐,从小受到外公外婆的照顾,妈妈是该市的医务调查员。谈到母亲,老迈很有些自豪,“呵呵,她可是配枪的政府工作人员,只要有不法医生被查出来,她就有权逮捕他们。”但当记者问到他的父亲时,这个中年男人显得很尴尬,稍微停顿了会,老迈失落地表示,他在六岁时失去了父亲,“我的爸爸是个花花公子,他因为有了外遇而在我六岁时即抛弃我们母子三人而去。”

老迈说这番话的神情实在让人心酸,记者赶紧表示抱歉。想想见到老迈第一面,向他约这个采访时,美国人还开着玩笑“讥讽”记者的口语不好,“你是想采访我还是想练习你的英语”,不料这样一个脸上永远挂着微笑的人也有不堪回首的记忆。不过老迈自己倒没怎么介意,“不要紧不要紧,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并不认识我的父亲,因为他几乎没有给我留下任何回忆。”老迈的父亲如今仍然生活在萨克拉门托,但同老迈一家已经多年没有联系,老迈在心里也从没有承认过这个爸爸,“他只是给了我基因,算不上一个父亲,他根本没有承担过任何责任,对我来说,他就是个陌生人。”

虽然妈妈薪水优厚,不存在生活上的温饱问题,但从小失去父亲多少给老迈留下了童年阴影。可也正是单亲家庭的客观条件迫使老迈在人生中早早就知道自立,他也承认,自己能够不断努力,最终成为垒球界的金牌教练,童年的这些经历起到了很大作用。

自称圣诞老人

给女垒重新“编程”

聊到垒球老迈最来劲,刚刚谈论他家庭时的压抑气氛一下又活跃起来。“评价中国女垒?那可多了去了,你想说哪方面?”老迈兴奋地丢下了手中的奶油蛋糕。

从目前的世界排名来看,中国女垒排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之后位列第四,似乎还不错,其实从水平上中国队同前面三支队伍还有很大差距,在去年的国际邀请赛上,中国姑娘们以07惨败给美国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这么多年来,中国战胜过所有球队,唯独在同美国的较量中从未取得过胜绩,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请来迈克尔也就是希望他能借鉴美国的经验,帮助提高中国垒球水平。

“中国队的队员在场上能打出很高的水平,但你知道为什么她们无法进入一流强队的行列吗?”谈到自己的老本行,迈克尔开始滔滔不绝,“因为她们十年来几乎没有提高,也没有下降,也就是说,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女垒的水平都原地不动。”问题的根源还是在平时的训练中,迈克尔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队目前的训练方法过于单调,而且一再重复,没有一点进步,“她们(女垒队员)仿佛是一部机器,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程序,周而复始,围在一个小圈子里打转。”

“那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记者问。

“推翻重来,给她们重新‘编程’!”老迈很形象地打了个比方,“你知道电脑吧,如果把中国垒球水平比喻成一部电脑的性能,我就是要改进电脑的操作系统,让她们更加优良,更加稳定。”老迈甚至表示,自己会努力改变中方教练的执教观念,全面提高中国的垒球水平。“我就是中国垒球队的圣诞老人,我给她们带来了很多礼物。”很显然,西餐厅里的圣诞树触发了老迈的灵感,“这些礼物就是最先进的技术,最先进的理念!”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